淡墨书卿言

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全员向]同道为朋(六十四)

荣石在荣四叔术后就没有再次出现在第一医院过,庄恕虽对他一直没有找自己索赔以及手术室外似有深意的对话感到奇怪却也没有时间多想,直到有一天突然接到了荣石的电话

“庄教授,没有打扰你吧?”手机上陌生的号码传来的却不是陌生的声音

“荣先生?”荣石的声音十分有辨识度,但毕竟只是简单对话了两句,庄恕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看来庄教授对我印象深刻,一周未见竟还能认出我的声音,也不知是好印象还是坏印象”荣石显然对庄恕能够辨认出自己的声音这件事十分愉悦

“那就不一定了,要看荣先生您指的是哪件事?”庄恕顺着问题询问起荣石的来意

“听起来似乎不是什么好印象,不过不重要以后都会改变的”荣石自然也能听出庄恕的话中的隐喻,笑了笑终于切入正题道“中午有时间的话,一起吃顿饭如何?交个朋友或者你只当是家属的感谢也行”

“荣先生不用客气,救人是我们医生的天职用不着特意招待,还有上次擦碰的事情麻烦你告诉我修车的费用,我把钱转给你”庄恕干脆地拒绝道

“庄教授这样就很不给面子了,本来我还想让你提醒下你哥最近注意安全,既然你不想听就算了……”荣石卖起了关子

“荣石!”涉及到兄长庄恕的声音一下变得急促,连客气的称呼也变为了直呼其名

“呵呵,不要急,决定权在你,阿恕……”荣石直截了当地挂断了电话

庄恕脑海里回想着荣石最后那声亲昵的称呼,权衡之下还是换了外衣上车,向着短信中的那个地址开去

目的地自然不是什么餐馆而是荣石的私人别院,车越开越偏僻,庄恕却顾不得许多,涉及到家人的安危,哪怕再小的可能也值得犯险

似乎料定了庄恕会来,庄恕被早已在外等待的人带进了客厅,原本靠在沙发上假寐的荣石睁开眼笑道“你还是来了,阿恕,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

“我有选择的权利吗?荣先生既然逼我过来,不妨有话直说”庄恕拒绝了一旁下人递过来的红酒,冷冷地回道
荣石却不在意庄恕这般不客气的态度,亲手把酒塞到了庄恕手里,主动碰了杯“啧,阿恕,在我这没关系,以后要是这样单枪匹马到了别人的地盘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是要吃苦头的,明楼这个做大哥的没教过你吗?”

“荣先生认识家兄?那你也应该知道明家人只会对谁低头”庄恕听荣石提到明楼内心有些诧异,面上却不显

“好久不见明楼,我倒是差点忘了”荣石好像回忆起明楼见姐怂的旧事,轻笑了一声继续说道:“走,放心,我不会拿你怎么样,今天让你过来就是想一起吃个饭”

庄恕后退一步,躲开了荣石想要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荣先生请人的方式还真是独特,不过我现在不饿,可否先把电话里说的事情讲清楚了,我还要赶回去上班”

“不饿?那就消消食再吃!阿虎,去车库提两辆哈雷”荣石似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吩咐下属道

“荣石!你到底要干什么”庄恕皱眉

“哈雷会骑吧?我们做点运动给你开开胃,或者你有本事追过我的话,直接告诉你也无妨”荣石似乎起了玩心,挑眉率先启动

庄恕最终还是追了上去,两人在别院背靠的后山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竞速赛,两人高超的压弯技巧哪怕是遇到连续的s型弯道速度都没有丝毫减慢,后面跟车的荣石下属们看到这场比赛都不自觉心跳加速,更不用说骑手的状态

凌远的手机也在这时发出报警提示,明楼曾给每个人都定做过手环和相应的软件,除了之前说过的防熬夜外,心率异常状态报警也是重要的功能,凌远紧急定位了庄恕的位置,看到那有些熟悉的地址不禁皱起了眉头“荣石回来了?”

[全员向]同道为朋(六十三章—下)

差点忘了把这半章补上……
想想还是单独发出来了,请配合63章(上)食用
ps:有没有人猜到是……?

——接上文——

庄恕今天虽然不用值班,手机24小时on call却已是常态,听住院总说送来一个胸部收到刀伤的患者,入院时已意识模糊,血压极低,急诊科做了紧急处理暂时稳定了生命体征,但必须尽快手术,然而值班又对口的正副高级别恰好都在台上,只好找庄恕求助

庄恕自然不会推脱,和大家说明了情况后就一路飙车赶往医院,到医院门口时还与一辆车发生了轻微的擦碰事故,庄恕却顾不得明确事故责任,从车里抽了张纸巾快速写明自己的联系方式递进了后座“抱歉,我是第一医院心胸外科主任庄恕,现在有急诊我没时间处理事故,这件事我认全责理赔的事你明天再联系我”

庄恕说完转身就往手术室走去,后座的男子捏了捏手中被人硬塞进来的纸巾,看着眼前快速消失的身影不禁勾起了嘴角“有趣……”

“庄主任您可来了,凌院长和蔺主任都才刚刚上台,我只能打扰您了”等在大厅的住院总看到庄恕赶忙迎了过来

“没事,都是应该的,现在情况怎么样?”庄恕从住院总手上接过白大褂穿上

“伤者胸骨左缘第四肋间有一3cm刀口,CT显示伤者心室壁欠规整,心包腔大量积液,已经可以确认是心脏破裂,血库和手术室都已经做了准备,就是……”住院总一口气说明了伤者的情况,到最后却吞吞吐吐起来

“就是什么?”庄恕疑惑地问道

“就是家属不太好弄,哎,您到了就知道了”住院总也不知该怎么解释,带着庄恕来到了手术室前

“疯子,里面可是四爷,就连荣少也得尊称一声四叔吧,你这是什么态度”

“可笑,有这么一个四叔,荣少还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想篡权却被自己人捅了刀子找荣少邀功请赏,真是我今年听过最大的笑话了!”

眼前吵闹的声音让庄恕一下停住了脚步,责怪地看向住院总“什么情况?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不知道?怎么留这么多人!”

“主任,这些一看就是混黑的,我不敢惹啊”住院总缩了缩头

庄恕瞪了眼住院总,抬脚向眼前明显分成两队的人群走去“都给我安静点,留两个能做主意的把手术同意书签了,其他人给我去医院外面吵”

“你谁啊”其中一个骂道

“不用管我是谁,你只要知道今天这里我说了算,外面随你们怎么吵,但到了这就给我闭嘴签字,不然就自己把人拖回去,你们选吧”庄恕气场全开的样子愣是唬得其中一个领头人签了字,等到反应过来庄恕已经进门去做手术准备了,要是有姑娘们目睹这一切大概已经眼冒红心了

手术室内患者已经进入深度麻醉,换上手术服的庄恕紧急进行开胸探查,并在清除患者心包内积血后立即实施了心脏修补术及左前胸壁清创缝合术,逐渐稳定了伤者的生命体征

3个小时的高强度精细手术让原本身体就有些不适的庄恕更加疲惫不堪,可见没人敢去答复,只好强撑着走出去

“你没事吧?”一双手扶住了因过度劳累而有些晕眩反应的庄恕

“是你……”与刚进来时的情形不同,原本的那群人中只剩下了三两个,刚才与自己擦碰的车主却出现在这里,庄恕恢复了精神接着说道“荣……少是吧?伤者荣宗生是不是你四叔,现在他已经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不排除会有术后感染,还需要在ICU观察几天”

“叫我荣石”荣石一点也不关心荣宗生的情况,反而向庄恕强调起自己的名字来

“哈?”庄恕反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弄得摸不着头脑

“没什么,手术成功就好,下次见,庄主任”隔离门再次被打开,结束手术的凌远出现在门口,荣石看了眼远处缓缓向这边走来的凌远,俯身在庄恕耳边说了一句后转身离开

“阿恕,刚才是谁?”凌远走过来看着呆楞着的弟弟,又看了看远处那有些熟悉的身影问道

“不知道,一个奇怪的人”庄恕耸耸肩,没有感觉到恶意他也就不打算深究,把自己被擦碰的车扔给蔺晨处理,然后蹭了凌远的车回家休息了

[全员向]同道为朋(六十三—上)

昨天没更,今天这么短小,这都是因为我推翻了原来的梗,另外酝酿了一个大的!

不妨猜一猜接下来会出现谁😏😏😏

——我是正文分割线——

如往常的夜晚一样,晚饭后在家的姐弟们会围坐在客厅,明楼和庄恕坐在明镜两侧话着家常,谭宗明在斜对面翻看着安迪刚邮过来的风险预估报告,时不时分出一半的注意力抬头附和两句,贺涵则黏在谭宗明身边,殷勤地端茶送水

“贺涵,说吧!有什么事哥今天都答应,你这样我真不习惯”被贺涵盯了一晚上的谭宗明终于坚持不住放下手中的文件道

“二哥,菲尔的事是你解决的吧?”达到目的的贺涵露出了标准的一字笑

“不然呢?连我也被你扔在一边,还指着你在北京能记起来要收拾这个烂摊子?”谭宗明疑惑地挑了挑眉,不知道贺涵提起这事要干什么

“那就对了,菲尔今天把我的车砸了,哥你得负责,要求不高前几天新提的那辆BMW i8就行”贺涵摊手要车钥匙

谭宗明一下拍飞了贺涵的手,笑道:“臭小子,合着还是我多管闲事是吧?那辆i8我都还没捂热呢你就想抢”

“我不管,哥你刚都说了什么事都答应我的,你是二哥应该以身作则言而有信,对吧大姐?”贺涵企图把明镜拉到统一战线

“就你有理”明镜点了点贺涵的额头,然后对谭宗明说道:“宗明,不用惯着他”

“姐~”

“行了行了,明天自己去别墅找管家提车”谭宗明无奈道
笑声一下充满了客厅,贺涵如愿以偿自不用说,明镜明楼看着在外叱咤风云的谭宗明回家被弟弟吃得死死的也笑得开怀,而庄恕在一旁接起了医院的电话

[全员向]同道为朋(六十二)

孔雀发帖求助:急!走桃花运被弟弟撞上了怎么封口

——我是正文分割线——

贺涵不在辰星的大半个月里,陈董事长破格提拔了当天与谭宗明“相谈盛欢”的陈俊生,由他暂代贺涵处理相关事务,不少人都巴结起原先不怎么起眼的陈俊生,觉得他由代理转为正式只是时间问题,知道事情的陈俊生每每听到这些阿谀奉承却暗自苦笑,有谭宗明这座大山在,除非贺涵不想干了,不然就算辰星大换血也动不到贺涵的位子

“贺总,你可算回来了,这些天到底去哪儿了,外面流言都满天飞了”陈俊生看到终于出现在公司的贺涵,不顾周围人目瞪口呆的表情,快步把人拉回办公室

“我就是去处理点事情,哎,别提了”说到这事贺涵就觉得后背隐隐作痛,开始转移话题道“案子的事你们没耽误吧?”

陈俊生见此也不多问,转身回办公室抱来了半人高的文件,闲置了许久的办公桌瞬间被砸得扬起了一层灰

“贺总,这些是最新的方案等着你签字落实,这些比较紧的已经做起来了,您看看有什么不妥的我们马上改,还有……”陈俊生把文件分成了几堆说明道

“咳咳咳……不是吧”贺涵看着这堆文件更头疼了,在大姐无微不至的关怀下养了一周他都有些闲散了,见陈俊生偷笑着把笔递给自己却也只能认命地接过“得,干活了”
这么一签就签到了下班,贺涵把笔一扔起身伸了个懒腰,然后在员工们异常热情的道别声中下了楼,到了停车场却发现自己的车被人砸了

“贺涵,你够狠,俗话说买卖不成仁义在,没想到你居然用菲尔整我,我真是看错你了”一辆宝马突然停在贺涵身边,唐晶摇下车窗盯着贺涵说道,谭宗明的一番话让菲尔产生了逃离这一行的念头,却还是忍不住诱惑想要用自己手头上的资料再捞一次,殊不知这些资料还没到B&T手上就被谭宗明的人掉了包,真假掺半的数据反把B&T搞得一团乱

“菲尔?”贺涵先是一头雾水,今日忙着收拾累积的文件那还没来得及过问菲尔的事情,听着唐晶的话以及自己被砸得不成样子的爱车这才恍然大悟,自嘲般地笑了一声“唐晶,说到底你还是不了解我,我贺涵公私一向分明,如果我真要动你,你现在绝不会还在这个位子上,菲尔的事是你太急于求成了,不过就算是我干的又如何,人人都说你是第二个我,既然十年的感情在你看来都比不过一个卡曼的案子,又怎么会觉得这个能够约束我?”

“你……”当时没有丝毫犹豫向亚当举报贺涵的事情成了她心中的一根刺,这是压死她与贺涵感情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啊,他们已经散了,真正爱过的人又怎么会不在意,唐晶被堵的说不出话来,一脚油门开了出去,脸上的泪痕在因为陡然提速而变得凛冽的风中挥散而去

贺涵看着已经远去的车影久久说不出话来,上天今日却好像跟他过不去似得,唐晶刚走薇薇安就挂到了贺涵身前“怎么?现在知道心疼了,人都走了”

贺涵轻轻扒开薇薇安绕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回道“薇薇安,公众场合请自重”

“放心,没人,何况我们朋友圈照片都传过了还怕这个?”薇薇安灿然一笑,见贺涵脸色越来越不好才恢复了正经的语气“好了,不逗你了,刚才你和唐晶的对话我也听到了,连我也看得出是菲尔他是人心不足反被暗算,唐晶却还怪在你头上,罔顾你为了她差点离开辰星的苦心”

“离开辰星?你们可真够会联想的”贺涵想到陈俊生跟自己说过外面因为自己消失的事流言四起,没想到还传出了这么个版本,顿感哭笑不得

“难道不是吗?说真的你和唐晶不合适,贺涵,不妨考虑考虑我吧”说到最后,薇薇安又扯到自己头上,一步步靠近贺涵

贺涵被吓得连连后退,想逃到车上却记起自己的车被人砸得不成样子,只觉一个头两个大,在一旁观望了许久的庄恕见此也不再看戏,驱车上前偷笑道“贺涵哥,看样子我来得不太巧,放心我会和大姐说你还在忙不回去吃饭了,你们继续”

“等等!”庄恕的出现对贺涵来说好似救命稻草,一个闪身钻进了车内,拍了拍驾驶座“阿恕,快开”

“呼~”看见薇薇安在抛在车尾气得跺脚,贺涵长舒一口气,看向庄恕问道“阿恕,还好你在,话说你怎么会过来?”

“下班路过顺便想上来看看你结束没,没想到……哈哈哈哈”庄恕想到刚才看到的场景不禁笑出了声

“你……什么时候到的?”贺涵睁大了眼睛

“嗯……大概是从薇薇安挂到你身上开始吧”庄恕从后视镜看了眼贺涵的表情,笑容更甚

“臭小子,那你不早点来救我!”贺涵咬牙切齿地回道

“都说哥你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我就想学学美人在怀……”庄恕话还没说完就被贺涵赏了一个脑蹦儿

“去,以后少和蔺晨学这些不正经的,我警告你啊,今天的事回去了一个字都不准说”贺涵威胁了一句

“让我保密还打我,回去第一个就告诉蔺晨哥”庄恕单手揉了揉后脑勺

“你敢!”贺涵佯装要打

“哥,我开车呢,动手之前你可想清楚,两条生命啊”庄恕点了点方向盘,贺涵只好收手

伴随着庄恕一路的偷笑声,一辆车开进了明公馆



[全员向]同道为朋(六十一)

每人一口糖渣就变成了tag打不完系列
人好多写不过来了,好难写
那么,接下来该哪一个呢?满地打滚求梗

——我是正文分割线——

一丝阳光隔着窗帘缝漏进屋内,恰好照在了靠在沙发上浅眠的明楼脸上,被阳光唤醒的明楼起身探了探许光明的额头,见还是没有发烫终于放下心来,轻轻替他掖了掖被角后走出房间,与门外刚从贺涵那出来的谭宗明相视一笑

“大哥,光明他还好吧?昨天打得还是有些重了,阿涵晚上疼醒了好几回,到凌晨才算睡得安稳些”谭宗明从那还未完全关闭的门缝间瞄了眼弟弟的睡颜轻声问道

“光明倒是没怎么醒,守了一夜没烧,应该没问题了”与贺涵不同,也许是连日来的失眠与回家后放松心情的双重作用下,许光明睡得很熟,明楼关上了门,跟谭宗明并肩下了楼“走吧,让他们多睡会儿”

楼下,因为贺涵和许光明而被放了一天假的阿香还没回来,明镜一早起来先开始厨房准备,家里的几个不是因为惹事刚受了重罚,就是像洪少秋凌远那样连加了几个大夜班,明镜给弟弟们准备的都是些清淡的早点

“大姐,怎么这么早就下楼了,早饭的事有我们呢,您去客厅休息吧”谭宗明见明镜在厨房忙乎,快步上前想要接手

“你们也熬了一晚上了,去位置上等着吃就行了,还是说嫌弃姐姐的手艺?”明镜拍掉了谭宗明的手,假装生气道

“大姐说笑了,就我这只会煮清汤面的手艺哪敢嫌弃大姐呢”明楼一句话引得谭宗明和明镜都笑出了声

凌远听到动静也下了楼,看着皆带着笑意的三人嘴角也向上扬起“大姐,大哥二哥早”

“小远早”明镜从锅里盛出了粥放到桌上,看到刚洗漱完的庄恕接着喊道“小恕也过来吃饭”

明镜手上的第一碗粥却被不知何时蹦到餐桌旁的蔺晨截了胡“好香啊,大姐的手艺真是没话说,今天谁也别和我抢,阿恕你的份得得归我一半”

庄恕一听炸了毛“凭什么?”

“就凭我帮你代了这么多天班,你不知道凌远都多狠,兼着两个主任的职,你看看我都累瘦了,胸外主任的位置你今天快带走,我要好好歇一歇”蔺晨这几天就是手术台急诊连轴转

“得了吧,当初是谁说只要以后想陪考古队出去的时候给批假,自己就是一块砖,哪有需要就往哪里搬?”凌远笑着拆穿道

“这粥不错”蔺晨只当没听到,专心地喝粥装傻

“好了好了,今天要吃什么就跟姐姐说,管够”餐桌一下坐满了大半,剩下的几个也都在家里,不过还在休息,明镜看着这样的场景内心不禁感叹“这样真好”

多日来因婷婷事件形成的低气压也逐渐被驱散而去


[全员向]同道为朋(六十)

想着一章解决结果差点收不住
今天是写到后来自己都心疼的哭唧唧深夜系列
训诫预警,不喜误入

——我是正文分割线——

整整三天婷婷没有开口说一句话,不善言辞的许光明也没有逼迫,白天的时间,他会为确保女儿接下来的手术万无一失而到处奔波或是静静地陪在床边用行动告诉这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孩子‘一切有爸爸在’,夜深人静时他却脆弱地像个孩子,靠着酒精或是安眠药的作用才能勉强睡上一觉,贺涵看到这样的许光明自然不敢走,回程的机票一拖再拖,最终把谭宗明拖了过来

“光明,手术的事谈完了?”婷婷被姥姥推出去散步,贺涵则在病房等着许光明的消息,突然听到门被打开想要起身相迎却一下愣在原地“二哥……阿恕!你们怎么知道这?”

谭宗明没有回应贺涵,只是看着空床压着火地问了句:“婷婷呢?”

贺涵刚回了句婷婷在楼下,就见谭宗明转身就走,半点没有搭理贺涵的意思,庄恕也不敢多说给了贺涵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后也跟了出去,电梯口却恰好碰见了刚和主任医生沟通完的许光明

“宗明哥……阿恕”许光明心虚地喊道

“我可当不起你这一声哥,许教授如果不想认,大可不必勉强自己”谭宗明冷着脸淡淡回道

“哥!瞒着婷婷的事是我的错我认罚,您别不认我”谭宗明的话让许光明浑身一震,竟不顾来往的人群跪了下来

“二哥,光明没打算瞒大家,只是不想让大家太担心,打算等婷婷稳定一些再告诉大家的”紧随而来的贺涵看到这样的场景赶忙求情道

庄恕也跟着附和,想喊光明哥却被瞪了一眼只好改口“二哥,看光明……许师兄这个样子肯定是知错了,你先让他起来吧”

“以后有的是你跪的时候,现在给我滚起来,别挡路!”谭宗明的语气虽还是那般强硬,心底终归还是心疼弟弟的,踢了踢许光明的膝盖示意他起来,然后带着庄恕下楼去找婷婷

也许是难得被允许下楼而心情不错的婷婷在见到谭宗明时给了个大大的笑脸,或是庄恕专门请来的专家根据婷婷现在的检查结果也对术后的情况表示乐观的原因,谭宗明的态度在晚上有所软化,被两人磨回了家,然而好景不长,许光明忘记了自己家中的一地狼藉

茶几上满是空的啤酒罐不说,谭宗明还发现了一瓶已经空了一半的安眠药瓶,再也控制不了怒气的他反手朝着许光明的脸就是一巴掌,打完却朝着贺涵骂道:“你就是这么看着人的?”

“宗明哥,不关贺涵的事,是我没听劝”许光明脸一下烧了起来,想捂却一动不敢动

“你们也不用在这跟我互相求情,我没能力管你们,你们好自为之”谭宗明拿着药瓶摔门而去,一是不想盛怒之下打伤了人,二也是气恼自己疏忽了许光明这边的情况,庄恕却不敢再留许光明和贺涵独处,把两人赶到屋内休息后,自己则收拾了房间所有的垃圾,包括角落里的那半箱啤酒

此后一直到婷婷手术顺利后稳定了情况,谭宗明都没有再和许光明说一句话,哪怕是和婷婷有关的事情也是由庄恕出面,许光明和贺涵也只能亦步亦趋地跟着谭宗明,这么一跟就跟回了沪市

“两位留步,今天是家庭聚会不方便招待客人,请回吧”谭宗明在家门前终于开口,语气却依旧冰冷

“二哥,别赶我们走”贺涵拉着许光明跪在门口,誓有种谭宗明不消气就不起来的魄力

“宗明,阿恕进屋,让他们跪着”许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明楼的声音从屋内传来,谭宗明也没有再多说,头也不回地进了屋,庄恕叹了口气关上了大门

“大哥大姐,是宗明没有看好弟弟,请您责罚”说到底还是刀子嘴豆腐心,谭宗明一进屋看到没有什么好脸色的明楼明镜,率先扛起了责任

“不关你的事,你们回来婷婷那边都交代好了没有?”明镜先关心起婷婷的情况

“婷婷术后情况恢复地很不错,刘主任说只要后期看护得当恢复大部分的听力没有问题,父女的关系也有所缓和,否则我也不会准许光明回来……”谭宗明把在京城的情况交代得轻轻楚楚,几人一问一答就是两个小时的时间

“好了,宗明,你也别明里暗里替他们求情了,把他们叫进来吧”明镜见时间差不多了发话道

谭宗明点点头,开门的一刹那却又隐藏起了心软:“两位可考虑清楚了,今天进了这个门就没这么好过了,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走”

坚硬粗糙的水泥路并不好跪,两个小时的时间已经让他们觉得膝盖不是自己了,听到谭宗明的话却生怕他反悔,强撑地快步进屋

“贺涵你是不是嫌我前几天罚得太轻了?还有你光明,抄书记不住教训非要用鞭子记是吧?”看见两人,明楼憋了几天的怒气一下爆发出来

“大哥,涵儿不该玩忽职守,知情不报,涵儿知错了”贺涵调整了跪姿,低头认错

“我没有照顾好婷婷,更不该屡次隐瞒情况,任凭大哥责罚”许光明也紧接着道

“好,既然认罚我也不跟你们废话了,明楼去拿家法来,今天我不说停就不准停”明镜吩咐明楼去小祠堂取来了马鞭

“大姐,我还有点事,先回房了”凌远虽然也很生气,却还是不忍看着弟弟们当众受罚,起身想要告退,庄恕洪少秋也有些蠢蠢欲动

明镜却是不准,喝住了所有人“都给我在这呆这,今天也是对你们的警告,以后谁要是再犯就真的别进这个门了”

“是”围着明镜站了一圈的弟弟们皆点头应是

明镜见此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示意明楼开始,明楼没有收力,十成十的力道左一下右一下快速很厉地打到两人背上,没过多久背后就已经布满了檩子,连可以下手的地方都没有了

贺涵和许光明疼得冷汗直流,使尽全身的力气想要维持跪姿,却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一下扑倒在地上

明楼看了眼大姐,见她没有叫停的意思狠了狠心继续道“起来!”

“大姐!差不多了”到最后,最先心软开口的还是谭宗明

“你啊……”明镜无奈地看着谭宗明,摆摆手示意明楼停下“带他们回房吧,这件事就算这么过了”

当晚,明楼和谭宗明彻夜未眠,分别陪在两个弟弟身边,紧紧交握的双手好像在回应梦魇中的那句‘别不要我’的呼喊

嗯,哥在……

[全员向]同道为朋(五十九)

今天有文,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主要这段有点拖了,写了三章居然还没写到孔雀和牛奶哭唧唧,下章码再长也要搞定,嗯!

——我是正文分割线——

婷婷虽然已经清醒目光却异常呆滞,见到贺涵时的情绪波动反而比许光明这个父亲还要明显,不想打扰父女独处的贺涵叹了口气从病房出来,走到拐角的自动售货机前买了罐咖啡,从收到消息到赶到医院的四个小时里,焦虑心情让贺涵顾不上喝一口水,可还来不及打开就又被裤袋里传来的震动打断了,想也不用想也知道是谁,贺涵无奈地掏出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喂,陈俊生,你这夺命连环call到底是想干嘛,我都说了我这暂时走不开,菲尔那边你帮我拖住了,至于新来的董事你让他哪来的上哪去”婷婷的事情还是影响了贺涵的情绪

“贺总想让我去哪儿?我以为你非得我亲自打电话才会接”陈俊生本已经对四个小时没有任何回音的贺涵不抱任何希望了,忙音突然中断反让他愣了一愣,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手机已经被谭宗明缴走了

贺涵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吓得再次确认了通话界面,陈俊生三个字让他快速判断出现在的情况,换了种语气回道:“二……二哥”

“贺总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这么乖巧”有明楼扮演严兄的角色,谭宗明平时宠得就比较多,致使几个小的喊老谭比喊哥的时候还要多

“二哥,你……你怎么会是辰星的新董事”贺涵后悔之前没有多问一句,哪怕多听点小道消息也不至于被直接抓包

“不是我你就可以放老板鸽子了?要不是大姐知道了卡曼的事情怕你再出什么幺蛾子,收购了辰星部分股份让我接手,我还真不知道贺涵你的本事竟这般大了”这话一出口,还不待贺涵那头有什么反应,坐在对面的菲尔脸色一下变得唰白

“二哥,我这里是真有急事,今……今天有个客户……”贺涵看了眼病房的方向,想起许光明的要求,到嘴边的解释又变了个样

“我再给你一个机会”听贺涵这支支吾吾地声音任谁也听得出是在撒谎

“哥……我回去跟您解释行吗?”贺涵知道编理由只会让谭宗明更生气,干脆用起了拖字诀

“行!现在不想说是吧?回来也别找我了,该去哪对谁说不用我提醒你”谭宗明本还想着贺涵刚被罚过,这次的事自己这儿小惩大诫一下也就瞒下了,见贺涵这样的态度也不再心软,说完最后一句后直接挂了电话

等到了贺涵的电话,谭宗明也不打算再在辰星浪费时间,把手机还给了早已目瞪口呆的陈俊生,又拍了拍菲尔的肩膀说了句“小伙子,人心不足蛇吞象,你以为的筹码有时候反而会是催命符”后走出了办公室

此后三天贺涵都没有回沪市,甚至连电话都没打回家,觉得不对劲的谭宗明委托老严调查起贺涵这几天的的行踪,老严的效率自然不用说,当天下午就了解了大致情况,谭宗明得知后黑着脸推掉了所有的事情,拉上了因为手伤还在休假的庄恕搭乘最近的航班赶往京城

[全员向]同道为朋(五十八)

好久没有这么早更过文了
今天是视察弟弟工作的谭霸霸
孔雀和牛奶持续作死中……

——我是正文分割线——

谭宗明坐在办公桌前翻看着贺涵上任前要求所有项目经理上交的工作总结和明年上半年工作计划,三个小时的等待让辰星董事长的笑容越来越僵硬,谭宗明的面上虽不显愠色,手指敲击桌面的哒哒声在陈俊生听来每一下都是一次催促

门外,菲尔的情绪也越来越不稳定,屡次经过窗前向陈俊生指了指手表来提示时间不多了,谭宗明自然不会漏过这样的细节,看向陈俊生问道:“陈经理如果有急事可以不用在这陪着”

“没什么大事,就是同事想找我商量案子的事情”陈俊生陪着笑,藏在背后的右手第n次发出了催促贺涵回来的短信

“哦?那你更得出去看看了,我看你的同事已经等不及了”谭宗明看着门外摔了椅子打算出门的身影挑眉道

陈俊生闻言向外看去,见菲尔手中夹带着的文件顿觉一个头两个大,赶忙跑出去拦人

“陈俊生你别挡在这浪费我时间,贺涵不是说下午要见我吗,他人呢,玩我是不是?既然这样我们也没什么好谈的了”菲尔已经不耐烦了,与陈俊生推搡起来

“贺总有事,连我今天特意过来想见他一面也得干等着,正好现在也是闲着,有什么事不如由我帮你转达,想来在贺总面前我还是有几分薄面的”谭宗明也跟了过来,看了眼菲尔的胸牌后接话道,如果此时有知情者怕是会直接笑出来,且不说谭宗明在辰星的新身份,单就兄长这一层关系,严肃起来的谭宗明说一贺涵绝不敢做二

“谭……谭总您难不成是辰星的新股东,那太好了,您来帮我评评理”菲尔其实是不想走的,只因不受贺涵重视而感到怨愤,这回见谭宗明这样的大鳄都被贺涵放了鸽子,猜想贺涵的位置肯定保不住了,赶忙落井下石转抱起谭宗明的大腿,殊不知这样的行为才是自取灭亡

看着菲尔跟谭宗明进了办公室,陈俊生提着的心却没有放下,一边暗骂菲尔愚蠢一边祈祷贺涵快点回来收拾残局

另一边,沪市飞往京城的航班终于降落,贺涵无视了陈俊生名字那栏已是两位数的未接来电,直接打的来到了医院

病床走廊的拐角,许光明正和丁雪争吵,女儿的车祸让许光明放弃了对丁雪的所有容忍

“光明,现在不是吵的时候,婷婷检查结果怎么样?”贺涵把许光明拉到一边问道

“很不好,手部的骨折到不是大问题,颞骨横行骨折却很可能造成失聪”在贺涵面前,许光明才敢露出此刻的脆弱,一拳砸向墙面呜咽道“都怪我!我应该早点把婷婷接回来的,不然也不会出这样的事情,要是婷婷真的失聪了我该怎么办……”

“没事,有哥在呢,我给阿恕打电话,他认识这方面的专家一定能最大程度恢复婷婷的听力”贺涵掏出手机想跟庄恕联系却被许光明一把拦下“别,听说大哥最近偏头痛又犯了,大家又都这么忙先别让他们来回奔波了,阿恕认识的那个专家我也知道,我会去请他的”

“光明,大哥大姐知道出了事你又瞒着他了肯定会生气的!上次你离婚的事情没动手是因为有婷婷帮忙,这回肯定得新账老账一起算了,再瞒着阿恕他们,估计连求情的人也没了……”饶是贺涵这般胆大的性子,一想到之后可能会发生的情形也抖了一抖

“再……再说吧,等婷婷稳定点再跟大哥说,省得他们跟着着急”许光明还是想拖一拖,可他忘记了贺涵这次过来算是突然消失

[全员向]同道为朋(五十七)

今天状态还是不太好,先开个头,让作死的小孔雀缓一缓

——我是正文分割线——

今日的辰星注定是忙碌的,除了贺涵这个金字招牌带来的大单子忙不完之外,还有小道消息说刚收购了辰星50%股份的新股东会到公司参观,员工一个个卯足了劲想给新boss留个好印象,贺涵这边却没有时间应付这个可能出现的新老板

“贺总,这个方案您看看可不可行”已经被打了'贺涵亲信'标签的陈俊生将手上的递了过去,顺便打探起贺涵的口风来“贺总,听说今天有……?”

“新股东是吧?有时间讨论他什么时候来,不如把案子做得漂亮点,只要给我的权限不变,换个老板充其量不过是换个分钱的人罢了”贺涵头也没抬地答道,丝毫没有料到之后他会有多么想收回这句话

“好吧……那不说这个”听贺涵这般不在意态度,陈俊生只好转移话题道:“对了,还有菲尔的事,我这能说的都说了,可菲尔还是决定要走”

“我知道他就是觉得自己付出和获利不对等,一句话想走可以但必须得等他手上的案子结了才行,我不允许有任何机密数据从他手上流出,你先稳住他,我下午来和他谈”话说完的同时铃声想起,贺涵示意支支吾吾想要开口的陈俊生先等等,然后接起了电话

电话是贺涵在北京的朋友打来的,说在路上遇见一个孩子被车撞了,身边没有大人陪同像是走丢了,看着像贺涵朋友圈曾经发过的侄女,就打个电话来问问,贺涵本不相信以婷婷姥姥对她的疼爱程度会让她一个人上街导致车祸,可看到现场照片的一刹那顿时让他吓出了冷汗,一边请朋友帮忙送孩子去医院,一边拿起大衣就往外跑

“贺总,出什么事了?下午有新老板要来还有菲尔,您今天可走不得啊”看贺涵头也不回地进了电梯,陈俊生追出去拦道

“让开!你就说今天有重要客户,想赚钱就别有什么废话,还有菲尔,我不管你有什么办法,拦也好拖也好,总之在我回来之前你不能让他接触任何一个其他企业的HR”贺涵现在满脑子都是婷婷,忍着怒气吩咐完就扒开了拦门的陈俊生下了楼

与此同时,相邻的电梯门被打开,辰星原本的董事长面带讨好地陪着被尊称为“谭总”青年男子走了出来,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的陈俊生也只好硬着头皮回了公司,毕竟总要有人解释贺涵去哪儿了……

头晕回家倒头就睡,醒来终于半血复活,睡觉果然是万能药😂😂继续回血……